首页 > 小说 > 正文

热闻

  • 图片

拓跋紫冥北凉神王强宠废材妃小说在线阅读

神王强宠废材妃第20章 为何试探我跟踪我

“日后你自然会知道。”冥北凉拿了块糕点给儿子。

小肉团子就是个小吃货,原本一个劲往拓跋紫怀里钻,一刻都不安分,接过他爹递来的糕点后就啃了起来,娘亲和父王在说什么,他已经听不到。

拓跋紫猛地站了起来,将儿子丢还给他,纵身下了马车。

小肉团子啃完一块糕点才发现娘亲不见了,赶紧跑去掀车帘,见拓跋紫已经走出很远,他小胳膊小腿根本追不上,只能瘪着嘴回到冥北凉面前,“父王,娘亲又抛弃我们了。”

冥北凉摸了摸儿子的头,掀开车窗的帘子,望着天空中盘旋而去的那只梵鹫鸟……

拓跋紫一路往拓跋家走,避过拓跋傲安排在她院外观察的暗哨,回了自己房间。

那只梵鹫鸟一路跟着她到了拓跋家,见她没再出来,在她的院子上空盘旋了一会,果然就飞走了。

拓跋紫一看它飞走,又偷偷离开拓跋家,一路跟着这只梵鹫鸟。

梵鹫鸟飞到了城外一座别庄。

别庄有人把守,还有许多暗哨,拓跋紫在外面潜伏了好一会,才找到机会偷偷溜了进去,可是进去之后,已经找不到梵鹫鸟的踪影。

无奈,拓跋紫悄悄在别庄里到处找着。

“梵鹫鸟回来了,那拓跋大小姐跟我们分开后,很快就回了拓跋府,没有去其他地方。”一处院子的主房里传出声音。

拓跋紫赶紧靠到墙边去听。

“嗯,那孩子到底是何人,必需马上查清楚。”另一个声音低低地说道。

就听到刚刚那人又应道:“属下已经命人去查,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。”

拓跋紫绕到窗户边,戳破窗户纸往里看,就见先前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此时正坐在浴桶里泡着药浴,露出半截白皙的身子,场面颇为香艳。

浴桶后面站着两名护卫,可以看出一个职位比较高,一个职位比较低,职位高那个,拓跋紫今天见过,是护卫头领向易。

此时,远处传来脚步声,一个婢女打扮的女子端着药盘从远处走来。

拓跋紫灵机一动,闪身来到婢女身后,一个手刀砍在婢女的后脑上。

婢女往下晕倒时,她接住药盘,并将婢女拖进草丛里,快速换好衣裳,端着药盘,低着头,从草丛里走出来。

拓跋紫进了房间,房间里热气袅袅,她低着头小步走到浴桶旁边。

向易细心地检查了一下药物,见药没有问题,伸手接走盘子。

接走盘子后,勒令拓跋紫退下。

拓跋紫压着嗓子低声道:“奴婢出身医药世家,因家道中落才被迫卖身为奴,所以略懂推拿按摩之术能让公子的药浴疗效倍加,奴婢想为公子推拿按摩。”

别庄里的奴婢都是经过严格挑选才进来的,绝对不会有问题。

向易只认为一个婢女敢胆大地毛遂自荐,无非是想冒险博个出位的机会,只要能让主子的身体赶紧恢复,就给她这么一个机会。

于是向易看向自家主子。

冥天言靠着浴桶闭目养神,没有任何反应。

向易知道婢女的话主子是听到的,主子没有任何反应,那就是默许了,于是往后退一步,示意拓跋紫上前,并冷声吩咐,“小心点,伺候不好,小心你的皮肉。”

拓跋紫低垂着头,一步一步靠近桶边,伸手搭在冥天言的后背上,用力慢慢往上推挪。

当手推挪到冥天言后颈上的“大椎穴”时,手中猛地多了一根毒针,她手起针落,准确无误地扎进冥天言的大椎穴里。

向易和另外一名护卫一惊,立即就拔出剑来……

然而冥天言反应比他们更快,拓跋紫还来不及撤手,他抓住她的手,猛地就把她从肩头甩了过去。

啪地一声,水花四溅,拓跋紫整个人摔进了浴桶里。

冥天言又将她往上一带,拓跋紫就被他从浴桶里带了起来,她整个人湿漉漉的,从头到尾都在滴着水,连眼睛都睁不开。

“是你!”冥天言开口。

“对,就是我!”拓跋紫用力吐着水。

“你很聪明,知道梵鹫鸟跟踪你,你就反过来利用它找到这里。”冥天言赞许道。

“为何试探我?跟踪我?”拓跋紫单刀直入问。

“对你有兴趣!”冥天言回答。

呵,这种话鬼才会信!

拓跋紫直接道:“我就一个要求,不准向任何人透露我不是废材的事!”

“我若答应了,你就信我?”冥天言反问。

“自然不信,但我信我自己!”拓跋紫勾唇一笑,眨了一下眼睛上的水,看着他的手,“这样用力抓着我,有没有感觉到丹田在隐隐作痛呢?”

冥天言稍微用了一下力,果然感觉到丹田在隐隐作痛,不过他沉稳,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向易却急了,立即喝道:“你对我家公子做了什么?”

“没看到他后颈上闪闪发光的毒针吗,他中了我的毒,每月得吃两次解药。”拓跋紫睨着冥天言,“这样抓着我很废力,劝你赶紧放了我,毒性才不会发作!”

冥天言松开了手。

拓跋紫恢复自由,她甩了甩被抓得发疼的手,心想这男人虽然大病刚愈的样子,但力道和身手都很好,等他病真正好,又将是一个狠角色。

“你可知道若是害死我家公子,该当何罪!”向易用剑指着拓跋紫,“赶紧交出解药!”

被剑指着,拓跋紫一点都不紧张,反问:“你这是在咒你家公子吗?我又没说他会死!”

“你……”向易被噎了一下。

拓跋紫继续说道:“他只是用力的时候丹田会隐痛,如果没有按时服解药,以后发作会一次比一次难受,但你们放心,绝对死不了!”

这样还让他们放心?

向易怒道:“你这个女人真歹毒!”

“歹毒吗?我怎么觉得是我太善良了!”拓跋紫耸耸肩,“你们知道了我的秘密,我本来应该一包毒药把你们全部毒死才对,毕竟死人的嘴才是最严实的,可就是因为我太善良了,才没有把你们毒死,以后每个月还得浪费时间给他炼解药,你们以为我愿意啊!”

“这样说来,拓跋大小姐的确是善良的。”冥天言说道。

“嗯,你知道就好。”拓跋紫向他伸出手,“给钱!每个月给你炼制解药,不但得花钱去买药材,还得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,我很累的!”

“你这个女人,不但歹毒,还贪财!”向易气得一剑就想往拓跋紫的心窝里扎,他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还敢威胁他家主子的女人。

冥天言从叠放着的衣袍上拿过一块玉坠递给拓跋紫,“这是块千年凤血玉,足够你买许多药材。当然,你若是收藏它,我会更开心。”

“公子……”向易喊道,那块玉可是王爷最喜欢的。

拓跋紫也不客气,一把夺过就放进自己的腰包里,落下一句“今晚派人到拓跋府偏北院找我拿药,记得不要被人发现“后,转身就要走。

“可我还是觉得你留在这儿给我炼解药,最好。”冥天言握住了她的肩膀。

“诶,我觉得你这人好不大气,给我什么千年凤血玉,又不让我走,你逗我玩呐!”拓跋紫也不是吃素的,边说边肩膀一缩。

冥天言只觉得她的肩膀俏皮一缩,就那样从他手中滑走了,他只撕下她一片衣裳,才知道她刚刚的话是在分散他的注意力。

而他,中计了!

拓跋紫虽然摆脱了冥天言,但一转身,向易和另外一名护卫的剑齐齐架在了她的脖子上。

拓跋紫头疼,她现在还站在浴桶里,太难伸展手脚了。

就在拓跋紫不知道如何摆脱时,门“啪”地一声突然被一股强大气浪给推开了,向易和另外一名护卫被气浪打得飞了出去,砸在桌子上。

紧接着,一条黑影闪了进来。

拓跋紫只觉得眼前一黑,眨眼间她已经被裹上一条黑色披风,并被人抱在怀里转过身去。

微风拂动,那人的衣角和墨发随风飞扬。

冥天言站在浴桶里,却只看到来人高大的背影,还有那股慑人的气息。

“我的女人,你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,否则后果你负不起!”来人丢下一句话,抱着拓跋紫一步一步离开。

“冥北凉,你跟着我做什么?”出了别庄,拓跋紫开口道。

没错,来人正是冥北凉。

虽然是冥北凉救了她,但这种被跟踪的感觉很糟糕,尤其是她一直想摆脱他们父子。

冥北凉冷着脸,“我不来,你能全身而退?”

“那是我的事,谁让你不告诉我他是谁的,我只能兵行险招了。”拓跋紫挣扎,“放我下去!”

冥北凉将她放在地上。

拓跋紫落地之后就将披风给摘掉,里面一件浅蓝色的衣衫湿了水后,薄薄地贴在身上,身体窈窕曲线毕露,还有肩膀处的衣服被撕掉,整个肩膀都露了出来。

冥北凉一见,脸色更冷了,她刚刚就是这副模样站在浴桶里,被三个男人欣赏的?

一想到这,冥北凉恨不得返身回去,把那三个男人给宰了!

“你儿子引起别人的注意了,刚刚那人在叫人查你儿子!”拓跋紫自然不知道面前的男人心里在想些什么,她边用披风擦着脸和脖子上的水,边漫不经心提醒。


合乐娱乐平台 www.heleyl.com
游戏资讯 校园资讯 健康资讯 女性话题 服装服饰 农业信息 小说 心情说说 新能源 趣闻趣事 家电资讯 电商资讯 面试技巧 医药资讯 创业交流 人工智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