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小说 > 正文

热闻

  • 图片

锦时迷途爱未晚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

《》的主角名为宁希程锦时,为大家带来锦时迷途爱未晚小说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,小说讲述的是:没有解释,没有安慰,我挥出的拳头就像打在了一团棉花上,也许在他看来,刚刚我只是在无理取闹。

《锦时迷途爱未晚》精选:

一直到晚上,都没有等到他的回复。

饶是已经习惯了他的一贯作风,这次我还是压抑得难受,一句话都不说,让我一个人这样煎熬算什么回事。

我觉得自己如果不找方式发泄一下,可能会憋死,于是打电话约了周雪珂去夜色。

我前脚刚到夜色,她就来了,鼻尖上还冒着细汗,一屁.股坐在我边上,挑眉道:“怎么了,不开心啊?”

我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,仰头喝下,唇角泛起苦涩的笑容,“我可能要离婚了。”

原以为,在给程锦时发消息的时候,我就已经接受了自己做的这个决定。

可是在说出“离婚”这两个字的瞬间,好像有什么东西扎在心尖,呼吸都扯着疼。

她敛了笑,“离婚?为什么?”

我又喝了一杯酒,才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。

每说一个字,我都觉得被狠狠扇了一个耳光。

我的老公,当着众人的面,带着小三和私生子登堂入室,我这个原配,反倒住进了酒店。

雪珂猛地把酒杯拍在桌面,厌恶的皱起眉头,“真他.妈恶心人,程锦时呢?”

我扯了扯嘴角,“五六天联系不上了,估计又是出差了吧。”

“宁希,就没有你这么窝囊的!错的是他们,凭什么你搬出来住?”

她“嚯”地站了起来,一脸的恨铁不成钢,气得咬牙,“你在这给我等着,别乱跑。”

我愣了愣,“你要去干嘛?”

她抓起手机就走,“你别管!”

我想要拦住她,结果扑了个空,想着她做事情向来有分寸,也就没追。

我半靠在沙发上,一杯又一杯的喝着,企图用酒精麻痹自己。

只是,我高估了自己的酒量,才二十来分钟,就有些犯晕。

“妞儿,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。”

身旁蓦地一暗,我头都没抬,硬邦邦道:“滚开。”

酒吧这种场所是很乱,但能在夜色消费得起的人,都或多或少能上台面,不至于做出耍流.氓的事情来。

只是,我好像想错了。

“哟,脾气还挺大!”

随着男人轻浮的话语,身旁的沙发微微一陷,我肩膀上搭过来一只热乎乎的手臂。

我慢半拍的扭头,微微一怔,除了看见一个轻佻的陌生人,余光还扫到了不远处,那个清冷衿贵的男人。

哪怕只有一眼,哪怕我眼前都开始出现了重影,却仍然在第一时间认出来,是他,程锦时。

我扬唇一笑,对着身旁的陌生人道:“来,一起喝酒。”

“好啊,正好我也一个人……啊!”

陌生男人刚端起桌上的酒杯,就猛地被人掀翻在地,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,破口骂道:“我.操,哪个不长眼的?”

我捏了捏手心,眯着眼一瞬不瞬的盯着这个消失了好几天,又突然出现的男人,心口有些发闷。

在那个男人就要爬起来的时候,程锦时又一个拳头砸了下去,声音比拳头还要冷硬几分,“再不滚,我弄死你。”

他身上有种与天俱来的强大气场,震慑力十足,让人不敢质疑他说的话。

那个男人也反应过来是碰上了惹不起的人,连滚带爬的跑了。

我摇了摇发晕的脑袋,明知故问,“你怎么来了?雪珂呢?”

“她家里有点事,不会过来了。”他脸色阴鸷,声音带着山雨欲来的怒气,“我要是没来,你准备干嘛?喝酒,然后呢,嗯?”

话落,他捏住我的手腕,拉着我就往外走。

我双.腿发软,脚步虚浮的跟在他身上,在被他塞进副驾驶后,我才颇为嘲讽的道:“喝酒,然后就和他开啊。”

他寒潭般冷寂的眸光直直地落在我身上,压低寒凉的嗓音,“宁希,你说什么?”

如果是在我清醒的状态下,听见他这样的语气,我估计直接怂了。

可此时酒劲上来,再加上这些天的压抑和委屈,我的理智根本控制不了自己。

我自嘲的笑了声,“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么?凭什么啊,程锦时我又不欠你什么,你为什么要这么欺负我?”

他愣了下,拧眉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我看着他冷漠的样子,心里的委屈也更甚,嗓音染上哭腔,“你没看见我上午发给你的消息吗,我讨厌你,我要离婚!”

他双眸深邃,像是化不开的浓墨,不容置喙道:“我不同意。”

我心头微微一颤,莫名生出一丝期待,问,“为什么?”

他烦躁地扯了扯领带,动作不羁又性.感,声音微沉,“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。”

我只感觉刚才升起的期待,简直就像是笑话。

原来,不是不会和我离婚,只是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。

为什么?

因为宋佳敏和小宝刚搬进来,担心他们背上不好的名声么。

还是,担心我婆婆不会同意?

一时间,我脑子里冒出很多猜测,每一个,都像一把刀,生生刺入我的心口。

是了,他只会替宋佳敏考虑,我在他眼里,只不过空有程太太这个名分罢了。

我的情绪在刹那间分崩离析,豆大的泪珠滚落,我嘶声道:“程锦时,你把我当什么了?我是你的妻子啊,别人有小三、有私生子都是藏在外面,你偏偏把人带回家里,我也是人,我的心也会痛啊!现在……连离婚,我都得挑个好时机是么?!”

说到后面,我的声音都在发颤,理智一丝不存,又接着道:“是,当年结婚是我有求于你,可只是因为是你,我才会答应,不代表你可以这样对我……

你不喜欢我和你谈感情,所以我只字不提,这几年,也努力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,对你、对你的家人好。我以为,也许可以换来你一点点的在乎。结果呢?在你眼里我不过是个女……”

说出最后两个字时,那天晚上的场景,再次浮现在脑海里,好像有细密的针,一下又一下的扎在心尖。

我哭得越发厉害,似乎这样,就可以宣泄出自己满腔的委屈和难过。

他清冷的眸中闪过复杂的情绪,是动容,又好像是不忍,我还来不及分辨,就稍纵即逝。

大抵,是我醉得太厉害,都产生了幻觉。

他抬手揩掉我的眼泪,启动车子,嗓音是惯常的寡淡,“先回家吧。”

没有解释,没有安慰,我挥出的拳头就像打在了一团棉花上,也许在他看来,刚刚我只是在无理取闹。

我心里涌上一阵难以言说的凄凉,“家?从宋佳敏住进去的那一刻,那就是你们的家了。”

游戏资讯 校园资讯 健康资讯 女性话题 服装服饰 农业信息 小说 心情说说 新能源 趣闻趣事 家电资讯 电商资讯 面试技巧 医药资讯 创业交流 人工智能